当前位置:主页 >国内新闻 >

医药代表曝内幕 洛阳一公立医院高层被指参与药械经营

2018-12-12 00:05:26

  
  这位名叫王某超的医药代表向记者反映,2008年他受北京弘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委托前往洛阳开拓市场,主要推广云南德华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经过2年多的“攻关”,该产品终于在洛阳市政府组织的医疗器械招标会上中标。当时该款产品从北京弘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拿货价是每盒(12片)130元,中标价是每盒580元。后来该产品在河南省组织的医疗器械招标会上中标价每盒降为440元,他从北京公司的拿货价也随即降为每盒85元。


  “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在洛阳市组织的医疗器械招标会上中标,也意味着该款产品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洛阳市的相关医院。


  王某超告诉记者,事实上一种药品或药械要想真正进入医院仅仅被政府列入中标目录还不行,还要在医院内部组织的医疗产品招标会上中标才能真正的进入医院销售。由于“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主要用于外科手术后的止血和包扎,因此,在洛阳乃至河南省都非常有名的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就成为他主攻目标。为此,他多次找洛阳正骨医院业务院长高书图沟通,同时也不断去找医院的招标办及相关主要科室沟通、“攻关”,其间没少花费。


  王某超说,就在他接近成功之际之际,正骨医院业务院长高书图通过另外一名医药代表转告他,让高书图的弟弟高书普与他合伙经营该款产品。“我与高书图的弟弟高书普之前并不相识,只是因为他是院长的弟弟我才被迫与其合作。我很清楚,如果不与其弟合作,我代理的产品根本进不了正骨医院的大门。更何况该款产品即使通过了医院内部的招标会,也还需要业务院长的最后审批。”


  王某超向记者提供的协议显示,王某超与高书普约定,高书图的弟弟高书普负责投入经营所需的全部资金,王某超负责销售。其中高书普享有80%的利润,王某超在不投资的情况下享有20%的利润。


  王某超称,规格为5厘米乘8厘米的“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从北京公司的拿货价是每盒(12片)85元,洛阳市最初的中标价为580元,之后降到440元。即使按照降价后的价格销售,也有4倍以上的利润。高书图正是看到了其中的高额利润才暗中让其弟高书普参予该项目的的经营,以便从中牟利。“没有高书图的帮助,高书普什么也做不成。”


  王某超说,让他失望的是,两人合作不久,高书普即在熟悉了进货渠道后,把他甩在了一边,自己独自向医院供货。目前,他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在洛阳市好不容易打开的两个市场——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和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王某超告诉记者,在他与高书普合作的两年多时间里,至少挣有80万元,高没给他一分钱。


  对于王某超称其参予“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经营一事,现为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党委书记高书图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从未参予过其中的经营,也未从中得到过一分钱。高书图称,据他所知正骨医用该款产品的数量很少。


  高书图承认,自己曾经就王某超与弟弟高书普之间的经济纠纷协调过一次。“都不听我的,我也没再管。”


  高书图的弟弟高书普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句“从未与王某超合作的过,给医院送货的也不是我”后便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多次高书普电话联系,高始终不接电话。


  在洛阳偃师市一乡镇卫生院工作的高书图的三弟高书厚对记者说,经营医用即溶止血纱布一事,是王某超找到二哥高书普非让二哥参与经营,而不是二哥找的王某超。二哥高书普因为经常向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送病人,与医院里的人也很熟。高书普与王某超经营那个产品的事与大哥高书图无关。


  王某超说,通常情况下,医药代表在向医院送货时都是以当地的某家中标目录里的医药公司的名义送货,所以在医院的进货纪录里看不到他和高书普的名字。但哪批货是谁的,由谁来送,该对谁结账,院方非常清楚。比如,现在他和高书普闹翻了,现在他再去给医院送同样的产品,即使价格再低医院也不会接受。


  据了解,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是一家老牌的省级公立医院,高书图现任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