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国际新闻 >

政策松绑给民营医疗行业注入新动力

2018-12-12 00:05:26

非公医疗政策“松绑”


    《社会办医》新政,被认为抓住了中国非公立医疗市场的症结,政策松绑给非公立医疗行业注入新的发展动力。在公众普遍丧失对非公立医院的信任后,新政将促成非公立医疗重新振作。


    可恨还是可怜?


    2010年12月3日,“超女”王贝整容死亡事件的调查报告公布3天后,民营医疗行业圈又迎来一个重大消息: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以下简称《社会办医》)。在这份《社会办医》中,25条意见透露了政府对非公立医疗机构“松绑”的态度,而且,“松绑”力度似超从前。


    “《社会办医》的出台,证明国家对民营医疗市场的发展是持肯定态度的。”一位在行业内摸爬多年的从业者说。他的言外之意是,在民营医院接二连三出现医疗事故后,政府态度仍然坚持对民营医疗的扶持,有一点让他意外。


    这种“意外”的感受,在普通公众心里,更为明显。王贝事件的调查结果尽管并未明确医院责任,但公众对民营医院多年积累下的不信任感,让更多的人倾向于怀疑医院和医生在事故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在王贝事件之前不久,发生在深圳一家民营诊所的事件,让民营诊所的管理混乱和唯利是图昭然若是。


    2010年10月,一名年轻女性到深圳某民营诊所接受人工流产手术,手术进行当中,医生提出要追加一个手术,要求患者补交手术费。在手术台上的女子声称没有这么多钱后,医生竟将双腿绑缚在手术台的女子晾了3小时,直到女子男友赶到报警,女子才被救下送入其他医院救治。


    时有曝光的民营医院医疗事故,让民营医院口碑在最近几年中每况愈下。在被曝光的事故中,民营医疗机构总是扮演着一个丑陋的角色:它们就像童话里的“狼外婆”,一举一动只为从无辜的就诊者手中夺取更多的钱财,并为此不择手段。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没有消费者愿意“试错”,负面新闻引导消费者不再选择民营医院,这直接导致不少民营医院陷入经营困难。


    在外行看来,民营医疗市场的惨淡,是其不规范经营后的自食其果,但业内人士却向记者大倒苦水,坦陈民营医疗的可怜之处。“比如我们想引进一台CT机,需要向主管部门申请指标,非常非常难。”上海仁爱医院院长施龙飞举的这个例子是一个缩影,民营医院“不差钱”,缺的是宽松的政策。


    在上海俪人医院总经理张冠锋看来,民营医疗机构要想在普通市民中树立口碑,类似国有三甲或二甲规模的综合性医院将起到最好的作用,要建这类综合性医院,规模较大的医疗用地是最起码的条件,但是,民营医院的用地需求,并不在政府规划原有考虑的范围内,没有合适土地,就算民营医疗集团有意愿投资这类综合性医院,也很难实现。


    钱伟志是上海和睦家医院的市场部经理,他曾参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院长培训班”.在一次课堂发言时,面对同班其他公立医院的高层领导,钱伟志戏谑地说:“今天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跟你们平等交流,大多数时间,我们民营医院都是被歧视的对象。”


    以往政策对民营医院的种种限制,把民营医院的业务限制在狭小的范围,经营的艰难也让一些抱投机目的的投资者不择手段。“混乱的、出事的,都是短视、投机的民营医院,希望长期投资这个行业的投资人,比患者更害怕这些害群之马。”接受采访的从业者坦言,的确有部分投资者的心态,是“赚一笔就跑”,但随着投资集团财力的壮大和管理者观念的改变,更多的从业者期待行业的健康和有序。


    这样的道理不难理解,就像感冒病毒并不想“杀死”它们的宿主--人,如果宿主无法存活,病毒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条件。少部分民营医院唯利是图,破坏行业口碑,最终只会导致整个行业的衰亡。


    “松绑”能否治本


    尽管《社会办医》25条仅仅是一个框架和思路,并未出台实施细则,但这个意见还是在民营医疗行业圈中引起不小的震动,从业多年、老陈持重的管理者,也感受到了“振奋”.在过去的10年中,时有政府鼓励民营医疗市场发展的消息传出,但在施龙飞看来,这一次的信息表明,政府已经考虑到了阻碍民营医院发展的真正症结。“有些政策,是我们过去想提而不敢提的,这次意见中也体现出来了。”


    让民营医院医生也能评职称,被从业者视为最“实惠”的一条新政。城市里三甲医院人满为患,患者认的就是大医院里优秀的医生。而如今民营医院最严重的短板,就是难以吸引优秀的医生。张冠锋告诉记者,民营医院管理者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挖人”,谁能挖到好医生就是谁的本事。在整形领域,多年来从上海某整形科权威三甲医院“下海”的医生,一共有4人,其中3人留在上海的民营医疗机构,张冠锋的医院“抢到”一人,足以让这家医院得意。据他介绍,只要有大型医院“骨干”医生传出准备“下海”的消息,民营医院就会争相笼络,提高价位,但就算这样,有意“下海”的医生也还是犹犹豫豫、挑挑拣拣。


    公立医院医生不愿“下海”,因为“下海”是一条不归路。“比如我们民营医院医生,在评职称上有‘无形的天花板',不能跟公立医院医生得到同等待遇,比如一个医生在我们医院做10年,而他同期的同学可能都评上职称了,他却在民营医院原地踏步了10年。”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说。


    《社会办医》新政中,明确鼓励医务人员在公立和非公立医疗机构间合理流动,有关单位和部门应按有关规定办理执业变更、人事劳动关系衔接、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档案转接等手续。医务人员在学术地位、职称评定、职业技能鉴定、专业技术和职业技能培训等方面不受工作单位变化的影响。新政意味着,公立医院医生“下海”不再是不归路,民营医院管理者乐观地预期,这将大大增加他们就职民营医院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