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政策法规 >

“药品黑市”为何越做越大

2018-12-14 00:01:24
   从2006年6月到今年4月中旬,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一举端掉了13个类似的窝点,现场查获药品1000余个品种,药品总价值约290余万元。目前,公安部门已拘捕18名犯罪嫌疑人。

  “‘从业\\’人员达数百人”、“位于中心城区的‘窝点\\’就达30多家”、“销往安徽、浙江、河南、辽宁、黑龙江、广东、四川等外地诊所和药店”……药品地下交易为什么能如此“红火”呢?

  市民成为过期药“提供商”

  回收“空白”,造成地下市场的红火

  在一系列非法交易药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通过回收市民手中的剩余、过期药品,再使用更换包装、更改批号等手段翻新假冒药品。

  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不少普通市民成为了过期药的“提供商”。

  上海市药监部门的调查显示,该市几乎各个区县都有地下交易药品案件发生,其中又以闸北、普陀、宝山等几个中心城区为多。药贩子交待:“城区人口密集,过期药的‘货源\\’充足,收起来方便。”

  记者在闸北区的一个居民小区做了随机调查,涉及25户人家34人。调查发现:这25户人家都有多余的药,大部分已经过期。多数居民希望能通过这些过期药得到一定补偿;有3户人家曾经向药贩子卖过药;还有7户表示“动过心”。

  王阿姨的想法很具代表性:“家里的药吃不完,有的过期了,也不知怎么办,扔了也是白扔,有人来收购,还能换点钱,不是挺好吗?”至于服用过期药会造成什么危害,她说:“没想那么多,不会太严重吧。”

  有调查表明,我国约有78.6%的家庭存有备用药品,其中30%―40%的药品超过有效期3年以上,82.8%的家庭没有定期清理药品的习惯。

  对于过期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明确规定,不允许收购和进行交易。但现实中,部分诊所、药店在处理过期药品时,存在很大的随意性。相关法律没有明确规范公民处理家庭过期药的行为,也就是说,对家庭过期药的处置,在法律上还是“空白”。

  在上海,部分区县早就开展了“清理家庭小药箱”活动,但相比“药贩子”的“高价回收”,吸引力无疑要小许多。有企业在全国展开免费为居民更换过期药的活动,但这些企业毕竟是少数,而且“换药”也有种种限制。

  药品回收的这种“空白”,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在今年两会上,有代表和委员发出呼吁:必须尽快为过期药品回收立法,建立起长效机制。否则,“地下市场”就会乘虚而入。

  医保药品大量现身“黑市”

  医保制度的漏洞正在变成“耗子洞”

  与以往的案件相比,此次查获的药品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医保定点药店里购买的“好”药。

  医保目录药为何会大量流入“药品黑市”,让不法分子赚取大量的利润?

  据记者了解,尽管目前许多医疗机构加强了对“大处方药”和“过度开药”的治理整顿,但“以药养医”的局面依然存在,因此,部分享受医保的病人多开药的要求正对上有些医生的胃口。医患双方“你情我愿”,为过期药、多余药的出现提供了条件。

  在上海,医保局每年4月1日把当年的医保费用打入医保卡,于是,4月份就成了医保药品套现的高峰期。部分市民将自己医保卡内的金额折价卖给地下药贩,以达到套现目的。

  很多药贩子直接用医保卡在药店买药。一位老资格的药贩子说:从居民手中收药品种不多,有效期短;用医保卡在药店买药,品种多、有效期长,只要和营业员混熟了,不用处方,什么药都能开得出来。这位药贩子甚至当场拿出手中的三四张卡说:“我在当地不是一天两天了,信誉很好!”